第341章 石坂的疑惑

    游长昆先离开了新亚餐厅,萧凌虎等到游长昆走了之后,这才起身去汇了帐,走出了餐厅的门。
    街对面,一枝梅扮着乞丐依然如故地趴在地上,两个人的目光再一次对视之时,他还是向着萧凌虎点了点头。
    萧凌虎放下了心来,知道游长昆并没有跟他耍心眼,这也就说明了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
    他在路上买了两份包子带回了新民旅社,给杨根生和丑妞儿算是中午饭了。
    下午三点钟的时候,萧凌虎退了房,带着杨根生和丑妞儿离开了新民旅社,一边逛着街,一边往黄河路的方向走着。杨根生并非是第一次到南京来,但是丑妞儿却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大城市中,所以萧凌虎便真得充当了丑妞儿的父亲,带着她来到商场中买了件花裙子,将这个小姑娘高兴得仿佛是在过年一样。
    不知不觉间便到了下午四点半钟,离着萧凌虎与游长昆所约定的时间已经很近了。
    萧凌虎这才带着两个孩子来到了黄河道,他让杨根生带着丑妞儿走进了邮电局,自己却守在邮电局外面的一处梧桐树下。
    一枝梅也早已经转战到了这边,依然假扮着乞丐;倒是张顺,扮作卖香烟的小贩,脖子上挂着个放香烟的盒子,一边走一边吆喝着。
    张顺来到了萧凌虎的身边,却是低低地告诉着他:“有黑龙会的人!”
    透过粗大的梧桐树,萧凌虎看到了石坂亮垣与佐川次郎出现在自己的视野里,这两个家伙穿着便衣,就坐在警察厅门口的椅子上,仿佛是两个卫门一般,不断得打量着进出警察厅的人。
    有的警察并不理会他们,但是也有认得他们的人,向他们点头哈腰地走过去。
    萧凌虎不由得担起心来,不知道有这两个鬼子的人守着门,游长昆还能不能准时地出现。
    五点钟的时候,萧凌虎还有些忐忑不安,但是,游长昆还真得出现在了警察厅的门口。
    石坂亮垣和佐川次郎一齐从门口的椅子上站了起来,两个人迎上去,显然是在盘问着游长昆要去干什么。
    也不知道游长昆是怎么说的,那两个鬼子便站在警察厅的门口,看着游长昆走过了马路,走进了邮电局。
    萧凌虎冷静地观察着周围的情况,除了石坂亮垣和佐川次郎之外,再没有其他的异样。
    不一会儿,便看到游长昆又从邮电局里走出来,越过了马路,回到了警察厅,然后理也未理石坂亮垣和佐川次郎,径直地走进了里面。
    但是,石坂亮垣还是带着几分诧异,也越过了马路,向邮电局而来,或许他是想到邮电局里问一下,刚才游长昆过来做了些什么。
    却也在这个时候,杨根生在前,丑妞儿在后,正从邮局里出来。
    杨根生的眼尖,一眼就看到了走过来的石坂亮垣,他是认识这个家伙的,连忙一低头,从他的身边走过去。
    石坂亮垣也看到了杨根生,觉得这个少年有些眼熟,却也没有想到别的什么,走进了邮电局。
    萧凌虎的心不由得跳了起来,他当然知道,石坂亮垣和杨根生是接触过的,当初在南京他们被困在第一中学的时候,一枝梅将石坂亮垣骗来成了他们的人质,那个时候,杨根生肯定跟他打过照面。
    杨根生带着丑妞儿迅速地离开了邮电局,按照事先的约定,向鼓楼的方向走去,他们要赶在六点半之前,出挹江门,坐最后一班的轮渡过江去浦口。
    当他走过伪装成乞丐的一枝梅的身前之时,杨根生很自然地将手中的一个信封丢了下去。一枝梅顺手捡起,揣到了自己的怀里。
    “站住!”石坂亮垣突然从邮电局里冲了出来,手里举着一把手枪,对着杨根生大喊着追了过去,他的国语如今听来,还真得有些南京的味道,如果不是因为早就知道,可能连萧凌虎都要把他当成南京人了。
    杨根生愣了一下,还是站住了身形。
    萧凌虎、一枝梅和张顺都不由自主地心头一震,张顺的手已然不由自主地摸到了扣在香烟盒底下的一把手枪,但是抬起头,却看到萧凌虎冲着他微微摇了摇头,他仿佛是吃了一个定心丸一样,又把手放了下去。
    “先生是在叫我吗?”杨根生转头装作刚刚听到的样子,脸上一副诧异的神色。
    “是!”石坂亮垣点着头,走了过来,又上下仔细地打量着他,道:“小兄弟,咱们两个好像是在哪里见过吧?”
    “我不认识你!”
    “怎么会呢?”石坂亮垣提醒着道:“咱们应该在第一中学见过面的!”
    “第一中学?”杨根生故意的想了起来,还是摇了摇头,道:“我没有上过中学!”
    “哥,快走吧!”丑妞儿适时的过来拉住了杨根生的手:“晚了爹要骂了!”
    杨根生顺势转过身就要离开。
    石坂亮垣却又向前一步,拦住了他的去路:“你小子别跑,你是萧凌虎的手下!”
    “萧凌虎是谁?”杨根生反问着他。
    丑妞儿叫了起来:“哥,快走,他是坏人,是驮孩佬!”
    驮孩佬,就是人贩子的意思。
    丑妞儿的话,差点儿将石坂亮垣气晕过去,马上板着面孔,举着手中的枪,吓唬着道:“小丫头片子,瞎说什么?信不信我一枪崩了你!”
    这一句话,立刻吓得丑妞儿放声大哭起来,泪水四溅着,一边哭一边喊:“救命呀,驮孩佬要抢孩子了!”
    小孩子的哭声和喊声,立刻引来了路人的注目,马上有两个年纪大的老头子走过来,但是,他们看到石坂亮垣的手里拿着枪,却也不敢造次,只是围在边上,怒目而视着。
    但是,石坂亮垣却不为所动,道:“别叫了,我要搜搜你的身上!”他说着,将枪顶在了杨根生的头上。
    杨根生一动不动,任凭他在自己的身上乱摸着。
    佐川也跑了过来,他的国语讲得并不好,用日语询问着情况,当听到石坂亮垣怀疑杨根生是萧凌虎的手下之时,他不由得笑了起来,用日语道:“我说石坂君,你是不是怕萧凌虎都怕出神经来了,如果这个孩子真得是萧凌虎的手下,怎么会出现在南京城呢?再说,就算是萧凌虎来了南京,难道还带着这么个小丫头片子吗?”
    石坂亮垣怔怔地想着,觉得佐川的话说得不错,但是,他又相信自己的感觉,有些左右为难。
    围上来的人越来越多了起来,在许多人的眼里,这就是个地痞在欺负良家少年。
    “走吧!走吧!别让这些支那人看笑话了!”佐川说着,拉着石坂亮垣的手,又回转了警察厅。
    杨根生一边安慰着丑妞儿,一边拉着她的手迅速地离去。
    萧凌虎、一枝梅和张顺一颗悬起的心,这才倏地放了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