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通行证

    第二天十点钟,萧凌虎如约又来到了王家花园。
    不一会儿,陈丽花也来到了这里,两个人站在杂草丛生的池塘边,对面而立,从外人看来,仿佛是两个正在谈情说爱的青年男女。
    “一切按计划进行!”萧凌虎没有任何解释,告诉着陈丽花。
    “那边的人选解决了吗?”陈丽花不放心地问道。
    “放心吧,已经解决了!你这边只要明天早上让朝仓带着人去就行了!其他的事情,你什么都不用管!”
    陈丽花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开。
    这一次他们的见面时间十分得短促,更像是任务的确定。
    望着陈丽花远去的背影,萧凌虎忽然很想再问一问她,到底是属于哪个部份的卧底人员,但是话到了嘴边,又忍住了。他知道,这样地来打听对方的底细,并不明智,如果陈丽花愿意告诉他的话,早就跟他说了。
    离开了王家花园,萧凌虎叫了一辆黄包车,直接拉到了南京市电话局,在电话间里,按照黄斌的电话号码,给往游长昆的办公室打了一个电话,虽然这个电话不是直线,需要有人转接,但是听到是打给厅长的电话,还是很快地就接通了。
    电话的那一头,传来了萧凌虎熟悉的声音来:“喂,是哪一位!”
    “还记得我嘛?”萧凌虎问道:“住在水西门外的一个朋友!”
    “水西门外?”游长昆愣了一下,再问道:“哪位朋友?”
    “你曾经到我家跳过舞!”
    游长昆浑身一振,声音马上放低了下来:“你现在在哪里?”
    “就在南京!”
    “南京?什么地方?”
    “如果你还念旧情的话,希望中午的时候,咱们能够在新亚餐厅见面!”萧凌虎说完,便很快挂掉了电话。
    他并没有等着游长昆答复,在他看来,游长昆的态度如何,只要看中午的时候,他能不能赴约了。
    如果游长昆能够准时到来,那么还有可能与游长昆谈将下去;如果游长昆不过来,也就说明游长昆对他肯定心存疑虑的;他最为担心的问题,还是游长昆会趁机在新亚餐厅附近布下陷阱来抓捕他。
    若真得不幸成为最后一种情况,那么他也无需对游长昆客气,就当是帮着锄奸队锄奸了。至于水运的通行证,那就只能再找黄斌的麻烦了。
    看看时间已经不早,萧凌虎早早地来到了新亚餐厅的附近,这个餐厅位于新街口的繁华区,是一个比较老的以经营西餐为主的餐厅。
    他并没有很快地进入餐厅,远远看到化妆成一个要饭老花子的一枝梅,坐在新亚餐厅的对面街上,面前放着一个破碗,可怜兮兮的样子,只是那个碗里并没有几个铜板,这个世道上,便是路人的同情心也越发得少了。
    当一枝梅的目光与萧凌虎相对的时候,向着他微微点了点头,这意思是告诉萧凌虎,周围一切正常,并没有发现有可疑的情况。
    便是如此,萧凌虎也并没有马上走进新亚餐厅,他在附近的一个擦皮鞋的小摊上坐下来,让擦皮鞋的少年慢慢地擦着他的皮鞋,眼睛不是地注意着餐厅的周围。
    十二点的时候,游长昆果然出现了,他穿着并不显眼的单衣,戴着一顶遮阳的礼帽,同时也罩住了自己的半边脸,走进了新亚餐厅。
    等到游长昆进去之后,萧凌虎又等了一会儿,确认附近的确没有敌人的特务,这才跟擦鞋的少年结了帐,仿佛是漫不经心地样子,也走进了新亚餐厅。
    游长昆坐在一张里面靠墙的空桌前,正不安地盯视着餐厅的进出门口,当看到萧凌虎出现的时候,他的眼睛马上亮了起来。
    萧凌虎径直地来到了他的面前,就在他的对面坐下来,马上有一个服务生拿着菜单过来。游长昆没有说话,而是拿着菜单递给萧凌虎,萧凌虎并不客气,要了两份牛排,两份三明治,两杯葡萄酒,让服务生去准备了。
    直到服务生走开,游长昆才经不住地压低声音,问道:“你不要命了?怎么跑到南京来了?”
    萧凌虎微微一笑,反问着他:“游大哥当初不是逃出了南京吗?怎么也回来了?还当了汉奸?”
    游长昆的脸有些红,他曾被萧凌虎救出了鬼子的监牢,那个时候,他因为觉得自己一个人逃生要比跟萧凌虎那么多人一起逃生的机会大,所以并没有选择加入到萧凌虎的队伍中。此时被萧凌虎一问,反而尴尬了起来。
    他只得干咳一声,道:“我没有逃出南京,如今也是身不由己呀!”
    萧凌虎道:“以游大哥的本事,如果说逃不出南京城,我就觉得奇怪了!嘿嘿,游大哥是有意地留下来的吧?”
    游长昆一怔,但是脸上却挂出一副笑容来,问着他:“你怎么会这么说呢?”
    萧凌虎并不理会他的询问,接着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游大哥不会是接到了什么任务,不得不留下来的吧?”
    游长昆的脸色马上严肃了起来,正色地道:“虎兄弟,你不要瞎猜了!我知道你现在就在京南,而且是新四军独立营的营长,你老实说吧,这一次你亲自到南京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不会是专门为了找我的吧?”
    见到游长昆并不愿意说出自己真实的目的,萧凌虎也不便再问下去,只得如实地道:“我今天找你,只是为了一件小事!”
    “什么小事?”
    “请你帮我开一张水上的通行证!”
    游长昆愣了一下,问道:“你要运什么货物?”他说着,还特别地告诉着萧凌虎道:“如果是像汽油、武器、药品这样的管控物资,我并没有权限,需要去向日本人申请!”
    “也不是管控物资!”萧凌虎道:“就是运两船煤!”
    游长昆越发疑惑:“你们在茅山打游击,要什么煤呀?”
    萧凌虎一笑,道:“这个,你就不要多问了,我们自然有我们的用处!”
    游长昆想了一下,终于点下了头:“好!明天这个时候,还是这个餐厅,我给你送过来!”
    “我今天晚上就要用!”
    游长昆想了想,道:“好吧,我可以给你办妥,只是怎么交给你?”
    “下午五点钟,会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带着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子,小女孩子的两个辫子一个扎着红头绳,一个扎着绿头绳。他们会在你们警察厅对面的邮电所里等着你!”
    “好!”游长昆再一次点着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