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 合计

    下午的时候,从石婆婆巷出来,萧凌虎又往电话局打电话把黄斌约了出来。
    两个人在玄武湖边的北城墙见面,坐在湖边仿佛是两个垂钓的人,不会引起别的注意。
    “你不是说要打电话叫游长昆吗?怎么把我叫出来了?”黄斌奇怪地问道,对于他来说,恨不能萧凌虎早早的离开,省却了他担惊受怕。
    “你是不是不愿意见我?”萧凌虎一眼看穿了他的心思。
    黄斌尴尬地笑笑,道:“这……这怎么会呢?”虽然如此回答,但是心里头却是肯定的。
    “不管你愿不愿见我,我都是要来找你的!放心,这一次,只要你能够帮我把我们需要的药弄到手,我离开南京之后,短时间是不会再回来了!”
    “哦?你搞到药了?”黄斌问。
    当下,萧凌虎没有隐瞒,将康保药店的一批药存放在浦口仓库的事情相告,同时也告诉着他:“德田信正准备用这批药品,来钓鱼呢!”
    听完了萧凌虎的讲述,黄斌道:“德田信那个人是非常精明的,他既然看住了那批药,你们想要将之运走,肯定是不可能的!”
    “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忙!”
    黄斌怔了怔,问道:“我……我能帮什么忙?”
    “我看得出来,你跟德田信的关系很不错,我想,你的话,他应该是信的!”
    “你是什么意思?”
    “其实很简单,如今你是南京警察厅调查科的科长,你可以找机会去跟德田信说,他们特高课的人也正在打这批药品的主意,朝仓少佐正准备亲自带人去查封这批药品!”
    萧凌虎知道,此时的朝仓真纪子已经由大尉晋升来了少佐,便是连陈丽花也从少尉升为了中尉。
    “你……你怎么知道?”黄斌诧异地问道。
    萧凌虎道:“这个你不用管,你照我的话去说就好。你应该也知道,德田信和朝仓真纪子向来是面和心不和,谁也看不起谁。但是,因为朝仓是个女的,所以德田不便跟她争吵,可是,朝仓却总是利用这个原因跟他撒泼!”
    “这些情况,你是怎么知道的?”黄斌越发得奇怪起来。
    萧凌虎笑笑,并没有回答,接着道:“你需要做的是,要想办法拱出德田信的火来,让他对那个女人恨之入骨。但是,你还要劝他不要去跟朝仓正面冲突,以免伤了和气!”
    黄斌怔了怔,有些为难地道:“这……这不是要我去演戏吗?”
    “呵呵,你本来就是一个很不错的演员嘛!”萧凌虎笑道:“想当初,你在孟山次长的身边那么久都没有露馅,你的演技还是很有水平的!”
    这话黄斌听着,却犹如一根刺一样得扎着心,他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只得点着头:“好吧,我试试看!”
    “不能试试看,一定要成功!”萧凌虎道:“还有,你还要想办法,在这两天里,别让德田信跟朝仓面对面,这样我们成功的机会才会更大!”
    黄斌点着头,他当然知道两个当事人如果见了面之后,可能很多的事情就会说开。
    “我要怎么劝呢?”他有些为难。
    萧凌虎道:“你把德田信的火拱起来之后,再充当一个老好人,劝他不要跟特高课撕破脸皮,建议他可以先把那批药转移,让朝仓扑一个空,这一样来,一可以取笑朝仓的笨蛋,二又不伤了和气,三呢,等朝仓走了之后,你们再把药放回去,也不耽误他继续钓鱼!”
    黄斌想了想,最终只得点了点头。
    萧凌虎回到新民旅社的时候,已然是傍晚时分了,杨根生和丑妞儿正十分担心地等着他回来。
    见到了萧凌虎,两个人就好像是真得见到了亲人一般,丑妞儿甚至激动地哭了起来,扑到萧凌虎的怀里,生怕他马上会消失一样。
    杨根生更是告诉着萧凌虎,如果他再不回来,他可能会带着丑妞儿往石婆婆巷去找他了。
    萧凌虎将两个孩子劝慰了一番,领着他们往附近的小饭店里吃了一顿饭,两个孩子才高兴了起来。
    晚上十点钟的时候,杨根生和丑妞儿早已经在床上熟睡了过去,萧凌虎熄了灯,在屋子里耐心的等待着。
    果然,冯轩如期而至。
    “你今天有什么收获吗?”冯轩不等坐下来,便急急地问道。
    “收获不少!”萧凌虎点着头,将他与陈丽花见面的情况讲了出来:“可以肯定,德田信已经在浦口码头布置了一个陷阱,就等着提货人出现呢!”
    冯轩点了下头,这已经在他的预料之中了。
    “不过,我想到了一个办法!”萧凌虎道。
    “哦?快说说看!”
    萧凌虎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说完之后,又道:“我已经让陈丽花和黄斌分别对朝仓和德田进行挑拨,相信他们两个一定会掐起来,我们正好可以就此下手!”
    冯轩仔细地想了想,又从头后尾的捋了一便,最后也点起头来:“不错!虎子,你这脑袋是怎么长得?怎么这么聪明?我还一筹莫展呢,你这就有了办法!”
    萧凌虎道:“办法是有了,但是如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你是说偷梁换柱的人吧?”
    “是!”萧凌虎道:“如今,咱们只能在德田信从仓库搬出药品的时候,趁机调包,这可是一船的药哇!不知道浦口码头的工人有没有我们的人,能够冒险来做这件事!”
    “放心吧,这件事包在我的身上!”冯轩十分气足地道:“还有船,我也一并安排出来!”说着,又想到了什么:“只是,用船运却是要有通行证的!”
    “通行证我去找游长昆办理!”
    冯轩想了想,只得点了点头,又道:“如果说是运药,这个通行证肯定是办不下来的;这样吧,你告诉他是运煤!”
    “好!”
    “还有,事不宜迟,时间长可能会生变,今天晚上肯定来不及了,明天就开始行动,要让明天晚上德田信开始行动,转移药品;后天一早,朝仓往浦口去查封!”
    “好,我明天与陈丽花见过面后,就去安排!”
    两个人又商量了一番,仔仔细细地把计划梳理了一遍,确认没有什么漏洞之后,冯轩才告辞,如同幽灵一般地悄然离去。
    萧凌虎看了看自己的腕表,此时已然到了晚上十二点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