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阿司匹林

    萧凌虎在与陈丽花分别的时候,又约定明天上午十点钟,继续在王家花园碰头,以商定具体的行动事宜。
    这件事情要做得完美,必须要面面俱到,所以萧凌虎还要征求冯轩的意见,另外,还要去跟黄斌商议,他的心目中,已然将黄斌当成了最合适跟德田信拱火的人。
    离开了王家花园,萧凌虎又叫了一辆黄包车,拉着他往鼓楼医院而来。
    他当然没有忘记与一枝梅和张顺的约定。
    只是,当他来到鼓楼医院的时候,医院的人告诉他,马丁医生早就在半年前离开南京,回美国去了。萧凌虎这才想起来,当初马丁医生留在鼓楼医院,也是帮忙的性质,他早就是要准备回国的。
    他又打听孙祥光医生的下落,他知道,在南京城破的时候,孙医生为了躲避战火,请假回了老家。
    令他十分失望的是,孙医生从鼓楼医院离开后,就再没有回来。
    怀着沮丧的心情,萧凌虎离开了鼓楼医院,以他的想法,如果浦口的那批药无法得到,或许可以让马丁医生想想办法,从鼓楼医院里弄到少量的消炎药,以解急需。如今这条路算是堵上了,他只能把所有的希望都押到浦口的那批药身上了。
    经过黄河路的时候,也就看到了南京的警察厅大楼,他又想到了游长昆来,犹豫着是不是要打个电话过去,跟游长昆见个面,但是想一想之后,又把这个念头打消了。
    游长昆肯定是要见的,因为就算是他把那批药顺利的装上了船,还必须要从游长昆这里,弄到一张水运通行证,这样船只才可以畅通无阻地进入运河,过镇江县和丹阳县。
    只要船能够进入到丹阳县,那么,这批药也就百分之八十可以成功的得到了。
    要去见游长昆,那也要等这批药能够顺利地装上船。
    离开黄河路,萧凌虎走进了石婆婆巷,这条小巷子,冷清得犹如冬天,半天也见不到一个人影。小巷的两边,还有很多倒塌的屋舍无人清理,当初他们被鬼子堵在沙文华的家里之时,鬼子连步兵炮都用上了,其破坏程度也就可想而知了。尤其是后面的测量局大楼,成了一片的废墟,更是无人敢靠近。
    来到了沙文华的家门口,那扇原本刷着绿漆的大铁门,此时已然斑驳一片,上面锈迹斑斑,显然是长久没有人居住了。只过,相对于周围的建筑来说,沙文华的两层小楼保存还算是好,最其马还能够住人,并没有倒塌。
    萧凌虎按照他与一枝梅和张顺的约定,按照三长两短的方式轻扣着铁门。
    “嘭——嘭——嘭——嘭嘭!”
    里面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儿的声音。
    他又如此这般地敲了一遍,这才听到了里面传来细微的脚步声,大铁门上的小门打开来,露出了张顺那种稚嫩的脸。
    萧凌虎闪身而入,张顺就势在他的身后关上了门。
    已经有半年多没有来到这里,此时的庭院中长满了杂草,南京的雨水十分充足,这些杂草只要没有人清理,就会疯狂地生长。
    走进楼中,一楼满是灰尘,并没有收拾,在张顺的带领之下,他们到了二楼的卧室,一枝梅正从屋子里迎出来,这间屋子经过了打扫,最少可以住人了,但是满屋子里还是有一股重重的霉土的味道。
    不等萧凌虎询问,一枝梅当先地告诉着他昨天他和张顺往鼓楼医院的经过,自然也是没有见到马丁医生。
    “不过,这老贼昨天晚上跑到鼓楼医院,可是偷了五盒磺胺!”张顺不等一枝梅开口,抢着说了出来。他一直管一枝梅叫老贼,好来一枝梅也听得惯了,并不以为意。
    “五盒磺胺?”萧凌虎不由得有些欣喜。
    一枝梅点了点头,笑着道:“我可是把他们医院里所有的磺胺都偷来了。”他说着,从床底下掏出了一个小纸箱来,递给了萧凌虎。
    萧凌虎接到了手里,打开来,这些针剂都是用纸盒包装,上面没有一个汉字,全是英文。打开一个盒子,里面是十个粉末状的针剂。这五盒就是五十个针剂。
    一时间,萧凌虎也兴奋了起来,忽然又想到,磺胺,作为十分珍贵的抗生药,就算是鼓楼医院这们的美国医院,也不会有这么多吧?
    当他再把外面的包装盒仔细地看一遍之时,不由得脱口而出:“Aspir!这不是磺胺!”
    “啊?”一枝梅有些不相信地道:“白天的时候,我问过护士,他说这就是消炎药,我问他是磺胺吗?她点着头的,所以我就特别的留意了!”
    萧凌虎有些哭笑不得,只得道:“这种药主要功能是解热、镇痛,抗炎症,这说明上写着呢!但是并不抗感染!”
    “要……要不,今天晚我再去一趟?你告诉我磺胺英文是怎么写的?”
    萧凌虎摇了摇头,道:“算了吧,只怕鼓楼医院也没有!”
    “要是鼓楼医院没有,我就去中央医院去看看!”
    “不用了!”萧凌虎道:“磺胺不是那么好得到的,那些医院里要是真得有的话,只怕早就被日本人没收走了!”
    对于有效的抗感染药,日本人也是急需的。
    “他娘的!”一枝梅有些气急败坏,把萧凌虎还给他的盒子合上了盖子,就准备丢到地上。
    “轻点儿!”萧凌虎连忙叫着:“阿司匹林也好,虽然不能治感染,但是可以治发烧呀!留着吧!”
    张顺笑道:“我就说老贼的运气怎么那么好,往鼓楼医院转了一遭,就偷来了五盒磺胺呢?”
    一枝梅狠狠地瞪了张顺了眼,骂道:“叫你放个风,就跟要了你命似的,你还有脸来取笑我?”
    张顺不屑地道:“你让我杀人都可以,我就是不跟你去偷去摸!”
    萧凌虎生怕这两个人又吵起来,连忙道:“算了,你们两个都别说了!老严,以后还是不要再这么去冒险了!”
    一枝梅耸耸肩膀,没有答话,张顺也闭上了嘴巴。
    但是,一枝梅又不由得问道:“我们不偷,你说我们往哪里去搞药去?”
    萧凌虎道:“药已经有了,但是要运回去,却有些难!”
    “药已经有了?”一枝梅忙问道:“是康保药店弄到的吗?”
    “康保药店已经被鬼子查封了!”
    “啊?”一枝梅不由得一愣,又忙问着:“那么,冯老板呢?”
    当下,萧凌虎一五一十地将康保药店的情况,以及他与冯轩见面的经过讲了一遍。
    听完了萧凌虎的叙述,一枝梅也发起愁来,道:“这不是镜中花,水中月,看得见,摸不着吗?”
    萧凌虎发出一声苦笑来,一枝梅的比喻却也恰当。
    “实在不行,我们还是偷吧!”一枝梅再一次建议着。
    萧凌虎的眼睛一亮,如果没有好的办法,也许这也能算是一条路,从浦口的仓库里的偷药,总比从医院的药房偷药容易多了吧?虽然那么多的药带不走,只带走几盒磺胺就足够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