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6章 禁忌之主……小黄

    此时。
    混乱动荡处,一道巨大的身影出现,虽然看不清楚,但已经能够感受到那恐怖的气息肆无忌惮的冲击而来。
    “光明神……”
    一道沉闷的声音传递而来。
    那道身影逐渐出现,是一头体型庞大的禁忌凶物,随着他出现,周围空间逐渐破碎,强横的力量横扫周遭一切。
    “滚回去。”
    轻诧声传递。
    可岚一指点去,一道华光贯穿长河,落在禁忌凶物脑门,轰隆一声,华光绽放,从凶物脑门裂开,随后将凶物身躯撕碎,消散在天地间。
    十几万年过去。
    可岚早已经成长,已经不是曾经那懵懂无知的小姑娘,而是成长为一方强者,能凭借一己之力镇压祸乱。
    她就站在那里。
    如同一座雕像。
    但所有人都知道,她活着,一直都在那,阻挡着巨大的凶险。
    在这片虚空里,存在很多强者。
    只是他们现在的情况并不好,坐镇这里太久,战斗太多,长时间下来,造成的影响很大。
    他们看向远方那道身影。
    伟岸而又强大。
    已经比他们走的更远。
    “深渊领主,这位光明神到底是什么来历,镇守此地已经十多万年之久,却从未跟我们透露过半分。”一位老者询问道,他是一方大世界的强者,在当界已经达到极致,本以为没有道路可走。
    直到某一天。
    他感觉到大恐怖的出现。
    踏出那一界,追寻着不详气息而来,最终来到这里,发现了根源,还有很长的一条路要走,极致并不是极致,还有打破自身极致的可能性。
    阿克蒙德道“没说,就别问了。”
    “哎,岁月无情,流逝的实在是太快,此地太危险,但最近这段时间有点奇怪,禁忌凶兽的活动逐渐频繁起来,莫非是要出大事?”一位强者说道。
    “曾经被我们斩杀的一头禁忌凶兽扬言着,禁忌之主已经从沉睡中苏醒,看来就是这种原因了。”
    “禁忌之主!!!”
    就在此时。
    “阿克叔叔。”一道声音传来。
    阿克蒙德来到可岚身边,“怎么了?”
    “我已经感觉到凶恶的力量在疯狂滋生着,禁忌之主应该已经苏醒,我准备前进,到前方阻拦他们。”可岚说道。
    阿克蒙德道“我陪你前去。”
    “不,阿克叔叔你的实力还不是他们的对手。”可岚说道,虽然说的听起来有些不太友好,但说的都是实话。
    的确就是这种情况。
    阿克蒙德能够活的如此之久,不是因为他的实力强大,而是他种族特性造成的,所以才能陪伴在可岚身边到现在。
    “这不行,你父亲可是叮嘱过我,要我好好照顾你,怎么能让你单独前去。”
    提到林凡。
    可岚眼里闪烁着光,她很想念父亲,但岁月让她逐渐绝望,甚至已经不想这些事情,她已经将这些当做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没事的。”
    现在不是说这些事情的时候。
    她是真的感受到一种凶恶在滋生着。
    此时。
    在混乱空间里。
    无数禁忌凶兽匍匐在那里,他们浑身颤抖,有种说不出的惶恐感,很多禁忌凶兽抬头小心翼翼的看向那漆黑的黑幕中。
    陡然间。
    一股恐怖的气息爆发。
    一双猩红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烁着。
    “我对你们很失望。”
    顿时。
    无数禁忌凶兽都畏惧到极致。
    “禁忌之主,不是我们办事不利,而是那里有位可恶的生灵挡住了我们的去路,这十几万年,一直都是这样。”
    “是啊,真的不能怪我们。”
    “我们已经很拼命了,死伤很多兄弟,都没拼出去,真的没办法。”
    禁忌凶兽们求饶着,同时说着各种理由,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希望禁忌之主明白,这些不是我们的错,而是那些家伙的错。
    沉默许久。
    黑暗中传来声音。
    “真的?”
    禁忌凶兽们点着头,“真的,都是真的,我们从来都不说谎话。”
    如此仔细看的话。
    就会发现在这些禁忌凶兽中,有一头体型跟别的禁忌凶兽相比较起来,显得很小,那不就是吞星鳄嘛。
    他回来寻找大佬帮他复仇,但没想到,刚回来就遇到战斗,那些强大的生灵阻拦他们的去路,已经发生了很激烈的战斗。
    只是就他的情况,参与到里面,就是炮灰的份。
    因此,一直隐忍着。
    低调为主。
    “嗯,我相信你们,看来是我先前误会了,这一觉我睡了多久。”禁忌之主询问着。
    别看黑幕中的一双红眼很吓人。
    但说话的语气却很温和,而且没有那种残暴的感觉,对那些禁忌凶兽来说,还以为办事不利,会被禁忌之主灭掉。
    现在看来是想太多。
    所有禁忌凶兽松了口气,心里想着,强者就是强者,风范跟气量肯定不小,从这件事情上就能看出。
    “有十几万年了,我们跟那些生灵也斗了十几万年,死了好多同胞。”
    禁忌之主听闻,惊呼着。
    “什么?”
    “十几万年?我怎么会沉睡这么长时间,当时只是有点瞌睡而已。”
    “坏事了。”
    他自言自语着,所有禁忌凶兽聆听着,不敢喘气,老老实实的缩在那里。
    随后。
    黑幕中的猩红眼睛消失,一道矮小的身影从黑幕中走了出来,一条中规中矩的小黄狗,浑身毛发稀稀疏疏,好像已经到脱毛的年龄似的。
    禁忌凶兽们看到这条平平无奇的小黄狗时,不敢流露出丝毫的小看。
    反而露出惶恐畏惧的神色。
    那是真正的凶物。
    强大到极致。
    有亲眼见过禁忌之主发威的凶兽们,闭上眼睛,脑海里就浮现出那些画面,那是毁天灭地的威势,深深的烙印在他们心里,已经成为一种畏惧的本能。
    “随我而来。”
    禁忌之主迈着悠哉的步伐,朝着前方走去。
    至于他们说的那些强大生灵。
    他从不放在眼里。
    他只想找到那抛弃他的主人,想问一问,你为啥要抛弃我,叫喊那么多声的我,就感受不到我的内心有多么的不舍跟痛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