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精神病院里的林凡

    延海市。

    青山精神病院。

    它属于三甲精神病院,设备,环境都是最好的。

    白大褂的医生们走在干净整洁的走道里,巡查病房,每一间病房内有四位病人,里面的病人都是经过专业手段测评出的精神病人。

    他们的行为异于常人,却能很好的形成一个个小小的群体。

    有的慷慨激昂的高谈论阔。

    有的捧着书高声朗诵着未来世界的变化。

    “根据我数十年潜心研究发现,今晚就是世界末日,但是你们不用怕,我已经找到最安全的地方,等没有人的时候,我会偷偷的带你们去。”

    “蓝星其实是方的,外面的人都说是圆形,他们才是真正的有病,需要治疗啊。”

    “我已经研发出男人跟男人怀孕的药方,明年我就能获得最大的奖,荣登医学宝座,你们都是见证者。”

    医生手里拿着病历,每进入一个房间就会聆听一会,随后满意点头。

    很不错。

    他们都已经没救了。

    走道墙壁镶嵌着电视机,画面里,一位短发秀气的女主播播放着最新新闻。

    “泰山发生地陷出现七级邪物,登山民众死伤惨重,已经派遣强者前去镇压……,号召各位市民为生命着想,不要随意去野外旅游。”

    一间特殊的病房内。

    这间病房跟别的病房不一样,只有两人居住,一老一少。

    里面摆放着各种器具。

    杠铃,沙袋等等。

    此时。

    一位眉清目秀的少年躺在病床上,身上缠绕着铜丝,他是这里最为年轻的一位精神病人。

    今年十九岁。

    名叫林凡。

    十岁那年。

    他用铁锤敲着脑袋,说要修炼铁头功,敲的头破血流,差点尘归尘,土归土。

    十一岁那年。

    他用焊枪对准丁丁,要将丁丁焊封闭,说要保证精元不外泄,血气充足,最后幸好被人阻拦,否则要成为太监,自从从那之后,他就被送来做精神病鉴定。

    最后的结果不负众望。

    五级重症精神病。

    对外界没有任何威胁,但对自身能做出毁灭性的行为。

    床位边,一位神智不太正常的老者手持两根铜丝,脸色很是严肃的看着林凡。

    “我要来了,你有什么想法。”

    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用电流刺激肉身。

    曾经从五号电池开始,到后来的电瓶电流,都一一试验过,效果显著,在鬼门关面前走动了好多次。

    “期待,就跟书里所讲的,电流可以让肉身更强。”林凡说道。

    “好。”

    张老头是林凡的帮手,是整个精神病院唯一相信林凡会武道的人,一直帮助林凡修炼。

    此刻,张老头捏着两根铜丝慢慢的朝着墙壁插座孔里伸去。

    对别人来说,插座孔是通向天堂的捷径,但对张老头来说,这是见证奇迹,验证真相的唯一道路。

    终于……

    滋滋!

    砰砰!

    病床上的林凡剧烈抖动着身体,幅度很大,响声轰鸣。

    走道内的警报器响起。

    有浓烟从一间病房内,飘散到走道里。

    “啊!”

    “号病房发生问题,那两个一老一少又在乱搞了,快带人去看看情况,别忘记带灭火器。”

    “还有拨打救护电话。”

    没过多久。

    逼波!逼波!逼波!

    精神病院外停下一辆救护车。

    几位白大褂推着急救担架车快跑奔来。

    病房周围有惊呼声。

    “病人口吐白沫,呼吸困难。”

    “要死人了。”

    “让让,都让让,急救担架车来了。”

    “谁赶紧将张老头带走,别让他添堵了。”

    此时张老头头发翘起,就跟触电似的,疯疯癫癫,抱着担架车,嗷嗷大叫,“我不走,我要看着他的情况,我要记录数据,让我跟着,让我跟着。”

    医生没办法。

    只能让张老头跟着,刚好也到医院接受检查。

    救护车上。

    张老头抓着林凡的手,急忙问道“有什么感觉没有。”

    林凡虚弱道“很好,我感觉精神好的很,头脑很清晰,全身穴位肯定跟书里说的那样,已经彻底打开了,只要在针灸一下,感觉肯定更好。”

    “放心吧,银针我都带在身上呢。”张老头拍着鼓鼓的胸口说道。

    他不是医生,也没有经过正规的培训,就是精神病院购了一批书籍回来,里面有本讲解着中医穴位针灸的书籍。

    两人如获至宝,天天研究。

    张老头在林凡身上试验了数百次,效果显著,数十次将林凡整到抢救室。

    只是林凡每次都说好使。

    按照两人的说法,穴位就是用来刺的,刺多了就习惯了。

    逼波!

    逼波!

    救护车驶出精神病院,渐渐远离,直到‘逼波’声消失。

    精神病院的院长已经五十多,头发都已经白了。

    发生现在这样的事情,他很累,憔悴的很。

    别的精神病人搞文学,搞发明,搞占卜,搞人体结构。

    这是多么优秀的兴趣爱好。

    唯独号病房的一老一少,每次都是在搞人命啊。

    “院长,已经联系好装修师傅了。”一位医生说道。

    院长无奈叹息道“将所有病房内的插座都给我封了。”

    “知道了院长。”医生点头。

    “哦,对了,去白鹤陵园联系一下,准备两块墓地,做好后续准备是很重要的事情,还有安排两位护工,等他们回来,给我二十四小时盯着。”院长将自己能做的都已经做了,最后情况怎么样,那只能听天由命。

    医生看着院长离去的背影,陷入深深的沉思,真是尽心尽责的好院长。

    他明白。

    院长很累,为林凡跟张老头两人操碎了心。

    医院。

    抢救室亮起红灯。

    林凡面无表情的躺在那里,任由一群白大褂研究他,他已经习惯了,来到这里,就仿佛回到了自家似的。

    “又是这小子,这次怎么如此严重。”

    “身上缠绕铜丝,铜丝伸到插孔里通电造成的。”

    “皮肤深二度烧伤。”

    “血压稳定,心率0次分高过常人。”

    ……

    林凡盯着手术灯看的很入神,淡然道“我现在精神好的很,那些翻起的黑肉都是我排出去的废肉,不用太在意,给我刮掉就行。”

    主刀医生差点咆哮道“肥肉?我看更像是熏黑的腊肉。”

    林凡依旧平静道“别给我打麻醉药,我希望用疼痛淬炼我的意志,我的意志很强,不是你们能想象的。”

    “要是你们给我麻醉药。”

    他停顿一下,想了想,说出自认为最有杀伤力的一句话。

    “这钱我不认的。”

    医生跟护士们对视一眼。

    都很无奈。

    也许这就是精神病人跟正常人间的区别吧。

    你特娘的有钱吗?

    nzhe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