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2章 命运馈赠(完)

    夏裘叠了大半个月,总算把星星叠好了。
    “你要许什么愿?”终于不用大半夜不睡觉,陪他叠星星了。
    “我晚上再许。”
    “有什么区别?”又不是对天上的星星许。
    夏裘想了下,“比较有仪式感。”
    初筝“……”
    屁事多。
    夏裘等到晚上,拉着初筝去天台。
    今晚天气不错,可以看见不少星星,硕大的月亮挂在天幕上。
    夏裘捧着星星,开始许愿。
    夏裘闭着眼,没说出声,初筝也不知道他许的什么愿。
    等他许完,初筝问他“你许的什么愿。”
    “愿望不能说出来,不然不灵的。”
    “……”
    你不说出来才不灵!
    夏裘打死也不说,被初筝逼急了就亲她耍赖。
    初筝到最后也没能问出夏裘到底许了什么愿。
    初筝和夏裘在这边待了两个多月,两个月后前往另外一个国家。
    夏裘对于旅行这件事很喜欢,新鲜的事物,人,让他没那么多精力去琢磨自己。
    每天琢磨别人都琢磨不过来。
    所以只要初筝不招惹他,夏裘情绪就十分稳定,后面的药都可以停了。
    飞机上,夏裘听着音乐看杂志,他突然拉下耳机,拽下初筝袖子。
    初筝看他。
    夏裘指着杂志上关于恐龙的报道,“你说恐龙要是现在还在的话,这个世界会是什么样?”
    初筝随口瞎掰“可能是一道菜吧。”
    夏裘“……”
    夏裘又不傻,知道初筝在瞎掰。
    “如果人类和恐龙生活在同一个时代,你觉得人类的赢面大,还是恐龙大?”
    “人类。”
    “为什么?”
    “智慧。”
    夏裘若有所思的继续看杂志。
    初筝负责不时解答他一下乱七八糟的问题。
    “我想去跳伞。”下飞机的时候,夏裘突然来这么一句。
    初筝差点没踩稳台阶,她按着扶手,“怎么突然想玩儿这个?”
    “就……突然想到了啊。”夏裘抱着她胳膊,“我们去玩儿吗?”
    初筝“……”
    玩儿!
    他们现在所在的城市,正好有跳伞这项运动。
    初筝先带夏裘去蹦极。
    夏裘瞧着胆子不大,但是对于这些极限运动,好像还挺热衷。
    蹦极下来哪有半点还安排。
    “我还玩一次,我要和一起!”
    初筝“为什么?”
    “刚才我看见有情侣从一起啊,他们可以接吻,我也想!”
    初筝“……”
    无法反驳的理由。
    确定夏裘没什么问题,初筝这才带夏裘去跳伞。
    后面什么冲浪、攀岩,都带他去体验。
    “还想玩儿什么?”
    夏裘咬着吸管,摇摇头。
    初筝松口气。
    初筝牵着夏裘从异国他乡的街道走过,走着走着,夏裘忽然停下,看着一扇白色的门。
    初筝顺着看过去。
    门上挂了个牌子——未来邮局。
    下来还有一排小字——给未来的你写封信。
    夏裘似乎有点感兴趣,拉着初筝推门进去。
    里面不算宽敞,只有几张桌子,每张桌子上都放着纸和笔。
    两边是镶嵌进墙体里的信箱,上面标注了年限。
    一天、十天、二十天、一个月、两个月……最长的时间只有一年。
    夏裘拉着初筝坐下,塞了张纸给他。
    夏裘思考的时候,习惯性的咬笔。
    初筝将笔拨开,“脏。”
    夏裘抿下唇,不咬了,他似乎想到什么,开始在纸上写。
    初筝往他那边看,夏裘立即挡住。
    “别看。”
    初筝“……”
    初筝随手在纸上画了个圆,放进信封里。
    夏裘应该没写几个字,很快就放下笔,用信封装好。
    他扭头看墙上的年限,“给未来哪个时间的我呢?”
    “说得你好像能收到一样。”这踏马就是个游戏。
    夏裘不解“为什么不能?”
    “……”能能能,你能。
    最后夏裘选择了一年。
    初筝顺手跟着投进去,夏裘就很好奇,“你写的什么?”
    “你告诉我你写的什么。”
    夏裘顿时不问了。
    某天夏裘趴在床上看手机,他突然抬头问旁边的初筝。
    “我们是男女朋友吗?”
    “是。”
    夏裘一天问题很多,初筝都懒得想,都是顺着回答。
    “那我们会结婚吗?”
    “会。”
    “那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明天。”
    “啊?”
    夏裘爬起来,坐到初筝旁边,一字一顿地说“我说的是,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明天。”
    夏裘撇嘴,“你敷衍我。”
    初筝“……”
    我怎么就敷衍你了?
    夏裘“结婚这么重大的事,怎么可能一天就完成,要准备好多东西。”
    一天后,夏裘茫然拿着结婚证,和初筝走出民政局。
    “很简单的。”初筝拍拍夏裘的肩膀。
    夏裘“……”
    这不一样!!
    夏裘捏着红本本,“我……我说的是婚礼。”
    初筝一本正经的反驳“结婚和婚礼是两回事,你问的是什么时候结婚,没问婚礼。”
    “……”
    夏裘自闭了,两天没理初筝。
    最后以初筝同意举办婚礼收场。
    初筝和夏裘在这个副本待的时间不算长,初筝从游戏出去,因为问仙路的一些事,就没再进游戏。
    星绝忙公司的事,也没时间缠着她。
    一年后。
    初筝和星绝从车里下来,柳重坐在门口吃面,见他们回来,叫住初筝。
    “有你们的信。”
    “信?”这个年代,谁还写信?
    柳重去里面把信拿回来,也是满脸的感叹,“喏,这个年代竟然还有人写信……”
    初筝接过一看,信封上写着收件人,以及收件地址。
    自己是机器印刷。
    初筝拆开信封,里面的信纸有些眼熟。
    信纸展开,里面只有一句话。
    [我的一生所求。]
    落款人,夏裘。
    初筝扭头问身边的人“这怎么回事?”
    为什么副本里的东西,会出现在这里?
    星绝“哦,我和阮亮他们讨论了下,游戏副本里会随机出现未来邮局,只要写过,留下了地址,就会在现实生活中收到。”
    阮亮“……”并没有!!他一意孤行,非得让他们搞出来!!
    为这件事,集团没少吵架!
    “你搞这个干什么?”
    星绝扬下手里的信封,“我想看看你写了什么。”
    “……”
    星绝拆开信封,拿出信纸。
    硕大的圆让星绝表情凝固。
    初筝越过他进黄泉路,星绝抓着纸跟上,“你怎么就画个圆。什么意思啊……你等等我!!”
    我的一生所求。——夏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