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9章 命运馈赠(15)

    初筝第二天起来发现盛先生和初女士又在吵架,起因是狗狗霸占了沙发。
    白团子很无辜的坐在沙发上,歪着头看两个大人吵架。
    初筝过去抄起小团子,抱在怀里撸毛,顺便看他们在线对战。
    “闺女你评评理,你妈是不是过分了!”盛先生突然cue初筝。
    初筝“……”
    “她养条狗竟然比我还重要!!”
    “就是一只狗,你有必要和它过不去吗?”初女士已经坐到餐桌那边,准备吃早餐。
    盛先生“那你把它送走啊!”
    初女士笑一下,“不可能,我就要养。”
    盛先生“……”
    盛先生转头看初筝“闺女,这个家还有我的位置吗?你妈这是要赶我走啊!!”
    初筝“……”
    专心撸毛。
    狗狗太小了,圆滚滚的,怎么摸都软。
    一个字爽。
    两个舒服。
    盛先生没得到初筝的声援,瞪她一眼,又掉头冲初女士道“我告诉你,这个家有它没我,有我没它。”
    初女士“那你走吧。”
    “走就走,你别后悔!!你失去了最爱你的人。”
    初女士“我再找个不就行了。”
    已经冲到门口的盛先生把脚手了回来,负着手踱步到餐厅。
    “闺女,你还不叫你养的那棵小白菜下来吃早餐?”
    初筝把狗狗放下,去洗手拿早餐,“我给他拿上去。”
    盛先生“……”
    盛先生指着初筝的背影,“你看看,你看看!!你女儿是怎么对她男朋友的,你是怎么对我的?”
    初筝隐约听见初女士说了什么,惹得盛先生暴跳如雷。
    这两人就这样,初筝在电话里已经领教过。
    据说两人当初为养原主的女儿,也没少干架。
    嗯……就是干架。
    这个说要这么养,那个说要那么养。
    反正你说服不了我,我也说服不了。
    这两人的性格并不适合在一起,身边的亲朋好友在他们结婚的时候就说一定会离婚。
    结果他们生了个女儿。
    女儿生下来,亲朋好友继续说绝对离婚。
    结果女儿平安长大,依旧没离。
    当初说他们要离婚的亲朋好友不少人离了婚,再婚生孩子,他们依旧没离婚。
    直到现在……
    初筝叹口气,将两人抛在脑后,推开卧室的门。
    夏裘起来坐着,脑袋一点一点的,吊萌可爱。
    “醒了。”初筝过去就用薅狗子的手法薅了薅他头发。
    夏裘眼睛还没完全挣开,迷迷糊糊地说“下面好吵。”
    “吵醒了?”
    “嗯。”
    “那就起来吃早餐吧。”
    夏裘瞬间清醒不少,结结巴巴地问“要……要下去吗?”
    “不下去,我拿上来了。”
    夏裘松口气。
    他有点害怕面对长辈。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见长辈了。
    夏裘屁颠屁颠地去洗漱,初筝把早餐摆好,等他出来吃。
    吃完早餐,初筝挑了一套衣服放在旁边,“把衣服换上,我们出去玩儿。”
    夏裘眸子一亮,“好!”
    初筝和夏裘下楼,楼下已经安静下来,就连小团子都不见了。
    保姆说被初女士带走了。
    估计是怕放在家里,被盛先生给祸祸了。
    初筝在桌子上发现一张纸条和一张卡,看那龙飞凤舞的笔迹,应该是盛先生写的。
    盛先生让她带夏裘好好玩儿,卡里的钱随便刷,反正是她妈的。
    初筝“……”
    初筝把卡收好,带着夏裘出门。
    初筝手里有游玩攻略,她就按照攻略带夏裘去玩儿。
    这个季节不是旅游旺季,人不多,都不用排队等待。
    “可以去喂鸽子吗?”夏裘瞧见广场上有人喂鸽子,他拉着初筝问。
    “可以。”
    夏裘眉开眼笑,抓着她往那边跑。
    夏裘本来就穿的白色衣服,他站到鸽群里,越发衬得少年纯白无瑕,像没有被污染过白纸。
    鸽群盘旋飞起,又缓缓落下,少年身影在鸽群中若隐若现。
    初筝瞥见旁边有摄影师在拍照,正好对着夏裘。
    摄影师似乎很满意,对着夏裘拍了好几分钟。
    初筝挪到摄影师旁边,趁他看的时候瞄了两眼。
    被定格在照片里的少年仿佛被打了光,古典的建筑,盘旋落下的白鸽。
    他就是白鸽的化身。
    初筝迟疑几秒,还是出声“可以把照片给我一些吗?”
    摄影师扭头看她,好奇的问“你喜欢他吗?”
    初筝“他是我男朋友。”
    摄影师暧昧的笑起来,“当然可以。”
    夏裘可能是看见初筝和别人讲话,不太高兴的从那边跑过来,把初筝拉到里面去。
    “怎么了?”
    “你陪我。”夏裘道“陪我!”
    初筝“……”
    又犯什么神经?
    夏裘拉着初筝必须她走,嘴巴微微撅着,满脸都写着不高兴。
    “怎么不高兴?”
    夏裘余光瞄她,瓮声瓮气地说“我没有不高兴。”
    初筝“……”
    你这要是还不叫不高兴,那什么是不高兴?
    初筝语重心长地讲道理“你为什么不高兴,你得告诉我,不然我怎么知道。”
    夏裘垂头看着自己的鞋子。
    好一会儿,他嗫喏着出声“……你和别人讲话。”
    “……就因为这个?”
    “你不许和别人讲话。”夏裘声音莫名提高不少,像是控诉,又像是委屈。
    “……”
    她之前不也有和别人说话,也没这样啊。
    又触到哪根神经了?
    秉着自家的崽说什么都对的原则,初筝敷衍应下,“行行行,不说。”
    “你保证。”
    “我保证。”
    得到保证,夏裘心情稍微好转一些。
    他突然伸手勾住初筝的脖子,唇瓣贴上去。
    白鸽煽动翅膀,盘旋着飞舞一圈,缓慢落下。
    初筝之后趁夏裘不注意,加了摄影师的联系方式。
    摄影师在她和夏裘吃晚餐的时候,把照片发了过来。
    除了夏裘的单人照,还是他们的合照。
    抓拍到的,正好是她和夏裘相拥的时候,四周都是被虚化的白鸽,凸显出来的人十分抓人眼球。
    初筝看一眼对面正认真吃东西的人,将照片保存好。
    夏裘正好抬头,对上她的视线,嘴角忍不住上扬,露出一个灿烂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