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8章 命运馈赠(14)

    夏裘虽然说得小声,可此时头等舱里十分安静。
    其余乘客也都起身活动,听见声音纷纷看着这边。
    那女生脸上有些挂不住,“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这男的怎么回事?!
    就算没那个心思,也不用这么不给面子,直接说这么直白吧!!
    这件事不太好说,女生刚才也道了歉。
    初筝带着夏裘先离开。
    夏裘走路慢吞吞的,等他们到出口,大部分的乘客已经离开。
    在出口处,刚才那个女生和一个带墨镜的金发男人站在一块。
    见他们出来,用手指了指。
    金发男人拉下墨镜瞬间看过来,正好对上初筝的视线。
    “小姐,您到了。”
    两人的对视被人隔断,西装革履的男人气喘吁吁的。
    “实在是抱歉,刚才有点堵车,您久等了。”
    “我刚到。”初筝把行礼交给男人,“走吧。”
    “好的。”
    男人赶紧领着他们上车。
    “小姐,先生最近和太太吵架了,都住在酒店里,我先送您去先生那边吧,您看如何?”
    “又吵架?”她隔三差五能接到原主父母的电话。
    这个告完状那个告状。
    刚开始的时候初筝就很懵逼,到底谁是父母?
    不过现在……习惯了。
    男人无奈一笑,“太太说要养条狗,先生不许养,两人就吵起来了,先生一怒之下离家出走了,您既然来了,就顺便把先生也捎回去吧,不然先生还找不到台阶回去。”
    “……”
    夏裘一直没讲话,他不认识这个男人,所以把自己沉浸在电视剧里。
    “小姐,后面那辆车好像在跟着我们。”
    初筝往后面看一眼,有辆车不远不近的跟着他们。
    “别管他。”
    “好的。”
    车子在酒店停下,男人带初筝上楼,刷卡进门。
    “先生,小姐来了。”
    身形高大的男人从里面出来,穿着简单的衬衣,五官十分俊朗,看上去极其年轻。
    “小没良心的还知道来看你爸,我还以为你要和我断绝父子关系了呢。”
    “……”
    之前不是还打了电话?
    怎么就扯到断绝父子关系上了?
    “爸,应该是父女关系吧?”初筝耿直的纠正。
    “……”
    “爸。”初筝把夏裘拉过来“这是夏裘,我带他过来换换心情。”
    “这就是你说的那个……”他指了指脑袋。
    “他很好。”
    “嗯……长得是你比你漂亮。”
    “……”
    “盛总,您一会儿有个会……”衣着得体的女子从外面进来,见里面有人,话语一顿,没往下说。
    应该是秘书或者助理一类。
    初筝这里跟着母亲姓,不跟父亲姓,所以她父亲就是女子口中的盛总。
    盛先生此时直摆手,“不开了不开了。我闺女来了,没心情跟他们开会。”
    “……”
    “可是盛总……”
    “你叫我什么?”
    “盛……总?”
    “我才是你老板,我说了算。”盛先生眯着眼笑,“所以小甜心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秘书吓得摇头,“盛总放心,我会安排好的。还有请您注意身份,不要乱叫,我有男朋友的!!”
    说完秘书赶紧撤了。
    盛先生“……”
    盛先生先带初筝和夏裘去吃东西,夏裘面对陌生人比较拘谨,一路都紧紧挨着初筝。
    “闺女,他和你是连体婴儿吗?”盛先生就很不满。
    “他胆子小。”
    “……”盛先生哼了一声,“养了这么多年,终究还是学会拱小白菜了。”
    初筝“……”
    亲爹是拐着弯骂她吗?
    盛先生知道一点夏裘的情况,就没和他讲话,直接和初筝闲聊。
    主要是和初筝吐槽初女士恶劣行径。
    “我还比不过一条狗?这么多年的感情,你说说,我竟然不如一条狗,搁你身上你气不气?”
    初筝“为什么要和一条狗比?你就不能把狗抢过来,让狗围着你转吗?”
    盛先生“我讨厌狗!”
    “为什么?”
    “有毛!”
    初筝“……”那不是挺好的吗?有毛多好!
    初筝当然不能说,不然一会儿亲爹就变后爹了。
    盛先生吐槽完他老婆,又问“一会儿你回你妈那儿?”
    “嗯。”初筝点了点手机“打好几个电话了。”
    盛先生“……”
    盛先生“看你一个人带个小白菜不容易,这人生地不熟的,你爸我今天舍命陪闺女,跟你一块吧。”
    初筝“……”
    你想回去就直说!
    初女士看上去比盛先生成熟得多,完全就是一个女强人的样子。
    盛先生进门后一句话都不吭——即便家里已经有了他最讨厌的狗。
    狗狗应该只有几个月,小小的一团,浑身雪白。
    此时正围着夏裘转圈圈,尾巴摇得很欢。
    初筝被叫到书房说话,留下盛先生和夏裘在楼下。
    “路上累吗?”
    “还好。”
    “工作辞了?”
    “嗯。”
    “那挺好,在这边多待一段时间,你要还想做以前的工作,妈这边也可以给你找。”
    “不用了,我想休息。”
    工作是不可能工作的。
    明明家里有产业可以继承,为什么要工作呢?!
    “也好,你带回来的那个男孩子……就是你说的那个夏裘?”
    “嗯。”
    “长得是漂亮。”初女士的评价和盛先生保持一致。
    初筝之前已经和他们说过夏裘的情况,所以初女士也没多问。
    “对了,你爸是不是跟你说什么了?”
    “说他讨厌狗。”
    “呵,那是因为他被狗咬过,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初女士无情嘲笑。
    “……”
    盛先生是真的怕狗。
    初筝下楼,盛先生还贴玄关站着,没敢动一步。
    “你站那儿干嘛?去给女儿把房间收拾下。”初母叫一声。
    盛先生此时被狗吓得有阴影,心情极其不好,“你怎么不去?”
    初女士“那是我一个人的女儿?”
    盛先生“不是你生的吗?”
    初女士“我生她已经不容易,让你做点事你还跟我说这些……”
    初筝很平静的拉着夏裘上楼,“爸,妈,我带先上去了,你们慢慢吵。”
    月票月票月票!!!
    月底了啊!
    小可爱们!投一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