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6章 命运馈赠(12)

    下着雨的城市披上一层雾气,整个世界似乎都变得朦胧不真切起来。
    此时街上空无一人,偶有车子疾驰而过,车灯闪过,隐约照出人行道上有一个人影。
    那人穿着雨衣,从身形看是个男人。
    手里似乎拎着东西,步伐很快的穿过一条马路,拐进小区里。
    男人没有坐电梯,而是直接走楼梯。
    15楼。
    男人停下,走到1502前,按指纹开门。
    屋里没有光,闪电从没有拉上窗帘的窗户外闪过,映得整个客厅都亮起来。
    男人进门的动作一顿。
    有人!
    轰隆——
    剧烈的雷鸣声在天空炸开。
    男人伸手开灯,客厅被暖黄色的光填满,客厅里,此时端坐着一个女子。
    男人心底‘突突’的跳几下,“你是什么人?怎么进来的?”
    “走进来的。”女孩子声音冷淡“我又不会飞。”
    男人“……”
    这是他家!
    她怎么有密码能进来?
    初筝想进来有的是办法,一个密码哪里能拦得住她。
    男人不动声色的往旁边挪两步,将那边的一把刀拿在手,负在身后“你到我家来想做什么?”
    “和你聊聊。”
    “……我认识你吗?”大晚上的突然闯进别人家里,聊什么?
    “可以认识下。”初筝抬下手,“请坐。”
    男人“……”
    要不是很确定他没走错,他真的以为这不是他家。
    他盯着初筝看了好几秒,顺手把门关上,反锁。
    在最初的慌乱后,此时他已经完全冷静下来。
    他走进客厅,但没有坐下,只是站在外面。
    “这位小姐想聊什么?”
    初筝从身侧抽出几张纸,放在茶几上。
    男人眉头微拧,距离太远,他看不清上面是些什么。
    “那是什么?”
    “你看看不就知道了。”
    “……”
    他不想靠太近,这个位置是最安全的。
    但是坐在沙发上的女孩儿更沉得住气,他不看,她也不出声,气定神闲的坐着。
    窗外闪电雷鸣还在继续。
    屋子里的气氛却格外凝固。
    男人最终朝着那边迈一步,弯着腰将那几张纸拿到。
    只扫一眼,男人脸色就稍微变了下。
    “你到底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为什么要查他的银行卡流水?
    不对……应该是为什么可以查到他的银行卡流水?
    “我想和你聊聊……夏裘。”
    夏裘这个名字,就如一记闷雷,在他头顶炸开,身上的汗毛都竖立起来。
    轰隆——
    闪电当空劈下,恍如要将天穹一分为二。
    客厅的空调不知何时停止了运转,温度逐渐升高,闷热又难受。
    约莫有一分钟,男人扯着嘴角,露出一抹古怪的笑“你想和我聊夏裘?”
    “有什么困难吗?”
    “没有。”男人道“夏裘是我的病人,我对他很了解,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
    最后那几个字音调拖得古怪。
    初筝仿佛没听出来不对劲似的,满意的点头“那最好。”
    豆大的雨点打在玻璃上,噼里啪啦的响声很是刺耳。
    电闪雷鸣中,大片的灯光同时熄灭。
    黑暗的屋子里,男人坐在地上,试图挣扎开。
    然而他越挣扎,就感觉绑他的绳子越紧。
    本来他拿着的刀子,此时在他对面的那人手里。
    闪电落下,折射出来的冷光,从他眼底扫过。
    “夏裘的继父是你杀的吗?”
    “你在说什么?”男人否认得很快,“我只是夏裘的心理医生!我听不懂你说的些什么,你最好赶紧放了我,你这是在犯法!”
    初筝“你回家见到一个陌生人,第一反应不是报警,而是拿把刀在手里。”
    “……”
    男人想报警在进门的时候就可以报警了。
    毕竟当时初筝离他那么远,他只需要往外跑,关上门就有足够的机会报警。
    可是他没有。
    他根本就没提过报警的事,反而拿了把刀在手里。
    男人“谁知道你是做什么的,我只是用来防身。”
    “这样啊。”初筝点开手机,“那我帮你报个警?”
    “……”
    初筝没有真的按下去,“你最好好好回答我的问题,不然我就不保证你会怎么样。”
    “……”
    男人依旧是那句话“我说了,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哦。”
    初筝起身,往他那边走两步。
    阴影投下,男人仰头看过去,在那边阴影里对上她的视线。
    男人后脊莫名的开始发凉,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栗。
    雨过天晴,空气里都是清新的草木气息。
    宋队长开着他挺破的车进了正门,还没来得及把车挺稳,里面冲出来两个人,直接怼在车窗上。
    “宋队长你来了!!”
    “……”宋队长推开车门下去“怎么,有案子?”
    “是。”其中一人点头,片刻后又摇头“也不是。”
    宋队长“什么是也不是的?怎么回事?”
    “有人来自首了。”
    宋队长“自首不是好事,什么案子呀?”
    “……夏裘。”
    宋队长“……”
    自首的人是自己走进来的,不过他们都觉得这人像是从什么地方刚逃出来。
    但是他除了浑身湿透,又没有别的伤。
    来了之后就说自己是杀害夏裘继父一家的凶手。
    宋队长去见了人,这人正是他这段时间在查的重点嫌疑人。
    夏裘的心理医生。
    医生进来后,一股脑的全说了,都不用他们问。
    怎么作案,如何杀的人,又是怎么处理现场,交代得十分详细。
    所有细节都能和现场对上。
    医生杀他们是为了复仇。
    复仇对象是继母和继母的哥哥,和夏裘的继父没什么关系。
    但是他们运气不好。
    他都查清楚了,他们本来不在家,谁让他们突然回来。
    还正好撞见。
    那他就没有办法了。
    他只好把他们也解决了。
    至于夏裘……
    夏裘很早以前就是他的病人。
    有一次他看见继母来接夏裘,发现他们是一家人后,他就有了别的计划。
    这么大的案子,他需要一个凶手。
    而夏裘就是一个很好的替罪羊。
    至于他为什么那么确信夏裘不会说出来,他有那个自信,夏裘不敢说,也不会说,因为他太了解夏裘。
    月票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