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6章 珍惜

    ,!
    第1675章奇耻大辱
    “这点伤势本不算什么,”灵药真人看了看柳清竹,眼中闪过一丝耐人寻味的笑意,“这小子的恢复力很强悍。”
    要在往常,灵药真人这样调侃苏尘必然会插科打浑,说闹一番,但是今天柳清竹见到他就一直没有说话,看脸色也是一副冷冷淡淡的样子。
    他不知怎么的,莫名其妙的有些心虚,到了嘴边的话又慢慢的咽了回去,只能小心翼翼的瞟了瞟柳清竹,含含糊糊的嗯了一声。
    柳清竹盯着他把那颗丹药下去,脸色这才稍稍有些缓和。
    灵药真人好像没有感受到竹屋当中诡异的气氛,接着说道“本尊与那铁面交手,虽然略胜一筹,但是这件事恐怕不会就此了结。”
    苏尘正要点头,不想柳清竹突然说道“刑罚峰实在是欺人太甚!”
    这话中的寒意实在太过明显,苏尘都不由得愣了愣,小心翼翼的看了看柳清竹,恍惚之间好像看到了第一次见到柳清竹时的样子。
    灵药真人却是说道“刑罚峰不足为惧,那铁面真人翻不出什么浪来。”
    “师父的意思是?”
    柳清竹这次没有说话,看神色好像想到了什么,苏尘想了想,试探的问道。
    灵药真人轻哼了一声,说道“这些事情不是你该考虑的问提。”
    “本尊问你,这次被抓上刑罚峰,你可有什么想说的?”
    苏尘有些不好意思,揉了揉胸前的伤势,说道“弟子修为不精,给师父丢人了。”
    “算你小子还有点悟性,”灵药真人莞尔,道“既然知道自己实力不济,那你可有什么打算?”
    苏尘面容一整,认真问道“师父,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快速变强?”
    灵药真人挑眉,半响没有说话,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苏尘,随后看向了站在旁边一言不发的柳清竹。
    柳清竹起先没有反应,直到灵药真人执着的看了他许久,这才轻叹了口气,抬头看着自家的师父,“师父放心,弟子会安排的。”
    苏尘疑惑的看看灵药真人,又看看柳清竹,刚才的别扭与不好意思已经被他的厚脸皮扔在了九霄云外,往柳清竹那边探了探身子问道“师姐,到底是什么法子?”
    灵药真人慢悠悠的开了口,语气带着三分期待,三分调侃,“想要迅速变强,自然是要吃些苦头了。”
    “弟子不怕,”苏尘立刻说道,“只要能够变强,我什么都可以做。”
    柳清竹缓缓转身,专注的看着苏尘,“想要迅速变强,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挑战,挑战那些比你厉害的人。”
    “师姐是说实战?”
    苏尘明白了,不错,他之前之所以一直到云雾山脉历练,自然也是为了积累实战经验。
    看来,他被抓上思故崖之后脑子迷糊了,竟然忘了这条捷径,想要变强,就必须要经过无数场实战,只有挑战那些强者,才有可能让自己迅速变强。
    灵药真人已经潇洒离去,柳清竹却一直留在主屋,直到苏尘胸前的伤势好的差不多。
    苏尘有柳清竹陪着疗伤自然过得无比惬意,但是,被灵药真人打败的铁面真人就没他这么好的心情了。
    铁面真人虽然是刑罚峰的副峰主,但是刑罚峰上下除了峰主天刑真人之外,铁面真人那自然是说一不二,刑罚峰上具有无上威严。
    刑罚峰自然无人挑衅他的威严,而走出刑罚峰,紫云宗上下,更是敬畏他身为刑罚峰的副峰主公正无私,铁面无情!
    铁面真人从来没有受过如此奇耻大辱,一个小小的内门弟子被抓上思过崖,竟然眼睁睁的被人从他眼皮底下带走了。
    灵药真人虽然是灵药峰峰主,在紫云宗的地位有些特殊,但是,紫云宗上下即便是两位副掌教在刑罚峰的面前也是要遵守宗规的。
    铁面真人又想到灵药真人之前展露出的金身,那是突破了法相期,已然达到金身期的境界。
    如果早知道灵药真人突破至了金身期,他必然不会轻易动手,可是灵药真人分明知道自己已然突破,却先是以法相期实力与他交手,在最后出其不意。
    这分明是有意侮辱!
    但是,这些想法全都是铁面真人独处一室之时,才忍耐不住冒出来的,在外面那些弟子面前,他自然要维护自身的形象。
    不过有些想法一旦露头,想要再把它压制下去,就有些难。
    铁面真人在自己的房间左想右想,怎么想都过不了心里那道坎儿,灵药真人那一张被面纱掩盖的面容,分明带着无比的嘲讽,在他脑中时时闪现。
    他自己实在咽不下这口气,被灵药真人打上了门,闯进思过崖,带走了受罚的弟子,这本身对于刑罚峰来说就是奇耻大辱。
    而他作为刑罚峰的副峰主,却没有能力阻挡,任由他人在刑法峰来去自如,传扬出去,刑罚峰今后如何管理全宗?
    灵药真人实在欺人太甚!
    “笃笃。”
    轻缓的敲门声打断了铁面真人的思绪,他面容稍整,恢复了往日的神色,沉声道“进来。”
    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尹湛应声从外面走了进来,见到铁面真人,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过来。
    “真人,受伤的弟子已经全部安置妥当,”尹湛恭谨的站在铁面真人的面前,“思过崖那边也已经处置过了。”
    “好。”
    “……真人,思过崖有大半被毁了,”尹湛试探道“咱们是否要去灵药峰?”
    “哼!”
    铁面真人冷哼一声,显然是尹湛提到了灵药峰,让他想到了不太愉快的记忆。
    尹湛眼神微动,突然一脸懊恼的扇了自己一巴掌,“都怪我,灵药峰那疯婆娘向来嚣张跋扈,早知道会这样,当初就应该任由那苏尘回去。”
    “回去?”铁面真人道“灵药真人确实跋扈,但只要他还是紫云宗的人,就得遵守宗规。”
    “是是是,”尹湛点头道,“不论是谁,违反宗规都要受到惩罚。”
    “可是,”他话锋一转又道“那灵药真人确实强悍,恐怕,咱们这次是无可奈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