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0章 谁给你的胆子

    第1670章谁给你的胆子
    “这么说,今天你是不会让路了?”
    灵药真人表面平静,甚至面纱之下还隐隐的有丝笑容,但是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这是他在盛怒之前的平静,尹湛今日的所作所为已然触及到了他的底线。
    不管苏尘有没有触犯宗规,这件事情在灵药真人看来,都与刑罚峰无关。
    万叶飞花流乃是他传授给苏尘的,即便是掌教问起来,他也不会让苏尘来思过崖,更何况这件事情只是刑罚峰私自做主,根本没有经过他的同意。
    他的语调不紧不慢不轻不重,尹湛以为他多有顾忌,心下更加笃定。
    “不错,不论灵药真人有何理由,都不能擅闯思过崖。”
    “如果灵药真人对此有任何看法,大可以去与掌教真人商议,到时本长老必定不会阻拦。”
    他说的义正言辞,却不想他的话音未落,灵药真人却是冷哼一声,怒斥道“少来这套!”
    说着,灵药真人大步向前,竟然是要硬闯,尹湛大惊之下,下意识的挥手去拦。
    可他这一挥手不要紧,灵力煞时汹涌,思过崖入口之处,狂风肆虐。
    若是平时,声势必然不会像如此害人,但是思过崖入口本就是一条非常窄的通道,他这一掌出去,掌风凌厉,在这狭小的空间之内竟然迅速卷起了一道狂风。
    “喝!”
    灵药真人反应极快,他这一掌挥出,立刻脚下轻点,只见脚下漫开涟漪,而他的身体已然退到了十步之外。
    尹湛也愣住了,他本意是出手阻拦,根本不是为了攻击,可是眼前的情势看上去倒好像是他要攻击灵药真人。
    灵药真人退后,本是他想看到的情况,但是眼下看到灵药真人眼中的冷厉,他却慌了。
    尹湛自然了解灵药真人的性格,此时后悔不跌,但是却无法挽回了。
    可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灵药真人就这样闹下去,思过崖乃是宗门禁地,没有刑罚峰的允许,任何人不得进入。
    此乃刑罚峰的尊严,即便面前的那也是另一座主峰的峰主,也不例外。
    他脑中电光火石,心知如此对峙下去,恐怕是难以控制,索性放软了态度,道“抱歉,刚才那是误会。”
    “误会?”
    灵药真人嗤道。
    “不错,只要灵药真人不硬闯思过崖,本长老自然不会动手。”
    “如果灵药真人对刑罚峰的判决有任何异议,也不必如此强硬,不如先去主殿稍坐,本长老去请铁面真人。”
    尹湛本来是想打发灵药真人去掌教那里闹上一通,到时全宗上下都知道他嚣张跋扈,但是想到之前灵药真人的态度,话音一转,打算让铁面真人出面。
    铁面真人乃是刑罚峰的副峰主,虽然比不上灵药真人峰主之尊,但二人实力相当,也希望灵药真人能冷静下来考虑清楚,如果硬闯之后会有何种后果。
    “这事稍后再说,眼下我倒是想问问你,这样几期三番阻拦于我,难不成是害怕?”
    灵药真人探究的看着尹湛,他刚才就觉得不对,如果尹湛是不想让他擅闯思过崖,态度也不会如此强硬。
    如此软硬兼施,甚至还主动退让,实在是怪异。
    尹湛脸色未变,他一直怕灵药真人察觉,却没想到此人心思竟然如此敏锐。
    不错,他不想让灵药真人看到苏尘受伤,他比任何人都知道灵药真人护短的程度,如果知道苏尘已经受刑,必然不会善罢甘休。
    他仅仅是略微迟疑,却并不想灵药真人迅速捕捉到了他神情上的变化,眼底暗色汹涌,“你最好让开,本尊不想与你动手。”
    尹湛咬牙顶着,灵药真人之前态度虽然强势,却一直没有动手的迹象,他本以为灵药真人必然是忌惮刑罚峰。
    此时,灵药真人浑身气势暴涨,境界上的差异让尹湛觉得喘不上气来,他只能极力硬撑。
    尹湛知道灵药真人乃是法相期的强者,凭他根本拦不住她,心思急转之下,勉强提起灵力,说道“灵药真人放心,刑罚峰执法向来公正严明,苏尘违反宗规,只是略作惩戒,不曾有失。”
    灵药真人面纱飞扬,隐约能够看到面纱之下抿起的嘴角,“略作惩戒?谁给你的胆子?”
    他话音未落,竟然出现在尹湛身前,右手抓住尹湛的肩膀,用力一握,“说,你把苏尘怎么了?”
    “咳!”
    尹湛脸色泛白,心中更是惊怒交加,此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灵药真人似乎知道自己力度过猛,尹湛承受不了,但他偏偏要让尹湛先吃点苦头,这才略略缓了一点力度。
    尹湛察觉到灵药真人力度缓和,急速的喘息了几声,脸色越发难看,羞怒之下,忍无可忍道“苏尘可真是好大的本事,不过是给了他几鞭罢了,竟然能得灵药真人如此在意。”
    灵药真人听到他这话,脸上怒气一闪,抬手一抓,向后用力扔去,“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这次,灵药真人并没有收起力道,尹湛的身体就像一个破麻袋一样狠狠地向后砸了出去,直接撞进了山壁。
    那里出现了一个人形凹陷,灰尘溅起,远处的弟子仓皇地从地上爬起来,扑了出去。
    灰尘散尽,尹湛摇晃着从凹陷中走了出来,胸前一滩血迹。
    灵药真人甚至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大步走进了思过崖,那条小路尽头隐约传来了交谈声。
    “外面如此强烈的灵力波动,难道是有人硬闯?”
    看守者终于从睡梦当中醒了过来,迷糊着看向了小路。
    苏尘也从入定当中醒来,他心中隐约有所猜测,但也觉得不可置信,按理来说灵药真人只要找刑罚峰要人即可,应该不会动手才是。
    但是很快他就吃惊的睁大了眼睛,因为小路尽头分明有一道熟悉的身影缓步而来,那人正是他的师父,灵药真人。
    “灵药?”
    看守者从地上站了起来,似乎还有些疑惑,探头看了看灵药真人的身后,并没有看到其他人。
    灵药真人见到看守者也不意外,微微点了点头,随后看向苏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