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千六百九十三章 仙子

    以他的认知,在这方小千世界中,没有人能让他大哥陈枫狼狈如斯。
    陈枫摆摆手没有多言,直接问情况。
    见陈枫确实无碍的模样,天残兽奴这才放心,面色迅速变得严肃。
    “情况不是很好。”
    “就在刚才,邀请函上时间提前了。”
    “三日后就得出发。”
    陈枫点点头。
    “此事我已在路上知道了。”
    话音刚落,只听得山脉深处,忽然传来一声巨响。
    杀气与战意四散。
    一座山峰被生生削去,化为齑粉。
    陈枫蹙眉抬头,看向那边。
    “有魔族?”
    天残兽奴极为不屑地回头瞥了一眼,摇头。
    “是那几个不长眼的蠢货在起内讧。”
    这次的试炼任务极难,进来的试炼仙徒也个个修为不低。
    放在这方小千世界中也算得上佼佼者。
    因此,天残兽奴能找得到的最后那支人族队伍,他们也有不少人找来。
    而后就开始出现内讧。
    规定的任务是要混入人族队伍,护送从静竹进入魔王城而安然无恙。
    可队伍人数有限。
    况且这支原住民修仙队伍,对他们这些不速之客,也颇为警惕。
    这方小千世界,他们当初逃亡奔波,可以说是把所有人族修士都认识了遍。
    可这些人像是从天而降一般,实在很难不令人心生怀疑。
    这不就开始内讧了。
    陈枫看着在前面带路的天残兽奴,随口问道“你混进去了?”
    天残兽奴当即笑了起来。
    “那是自然。
    我的御兽能力与掠夺的神通,占有绝对优势。”
    很快,三人穿过葱郁的参天古木,来到一道深渊前。
    周围山峦崩塌,呈现一片破败之相。
    就连这足有上百米之宽的深渊,也像是大战时导致的。
    “从静竹就在下面。”
    提到从静竹,天残兽奴神色微微有异。
    “大哥,我跟你们说,那个从静竹好像对魔气有特殊能力。”
    说着,几人纵身一跃,跳了下去。
    咚!四人齐齐出现在深渊之下。
    确切地说,是在寒潭下方的洞窟之中。
    “天残兄,这三位就是你的朋友?”
    刚一出现在洞窟之中,一个轻灵妙音便在洞窟中回响。
    陈枫扭头看去。
    这里人还真不少,足有上百个!不过,这上百个人族修士中,倒也左右各半,泾渭分明。
    陈枫一眼便看得出来,左边这半定是这方世界的原人族修仙者。
    原因无他,气质、气场一眼就看得出来。
    他们每个人的眼神,都无比坚定,而且相当平静。
    陈枫甚至能从那双双眸子中,看出不甘、仇恨、视死如归。
    而右边那群人,三三两两站着。
    即便伪装着像是有国仇家恨般,可演技未免还是拙劣了些。
    开口之人,乃是为首的一位青衣女子。
    只消一眼,陈枫便能确定,此人便是从静竹仙子。
    明眸皓齿,黛眉朱唇,白肤赛雪。
    即便只是最简单的一个发髻,依然出落得大方优雅。
    且英姿飒爽!即便此女玲珑有致,完全就是女子装扮。
    可陈枫还是认为,用“英姿飒爽”来概括对她的印象,最为体贴。
    她眼中,有大义!陈枫三人简单介绍了一番。
    看样子,天残兽奴在这里混得还不错。
    而从静竹对他们主动示好,当即引起右边四五十人看向陈枫四人,面色变得阴沉起来。
    陈枫看向从静竹,想起了方才天残兽奴之言。
    他顿了顿,压线传音,开门见山发问“静竹仙子,我听说,你似乎对魔气有些特殊能力?”
    闻言,从静竹本能一愣,而后看向他,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
    这是自然的。
    否则,他们也不会真的把从静竹作为棋子,贡给加玛斯特玛。
    这一招,叫做图穷匕见。
    真正的大杀器,乃是从静竹自己。
    陈枫再问“你是半魔?”
    从静竹一惊,当即否认。
    她引陈枫四人进入洞窟深处,而后挥袖设了个结界,与外面隔绝。
    “我的体质较为特殊,能吸收他人血脉。”
    “昔日,有一次,我与……夫君,陷入绝境。”
    “竭力反抗中,我强行吸收了几头魔圣的修罗血脉。”
    “也阴差阳错之下,对魔气有了吸收净化能力。”
    寥寥数语,却将血淋淋的过往一笔带过。
    陈枫可以想到她经历过什么。
    吸收修罗血脉之后,会产生前所未有的血脉反噬。
    当初,陈枫也经历过。
    只不过他自身的血脉更为强大,没让修罗血脉翻出什么浪花。
    可眼前这位女修士不一样。
    陈枫能感应到,她的血脉确实挺强。
    但,绝对难以与修罗血脉抗衡。
    恐怕当初,牺牲了不少。
    这时,一旁的天残兽奴随口对陈枫补充了一句。
    “大哥,静竹仙子的夫君,就是当年人族第一强者,郎康。”
    此话一出,陈枫、钟离瑶琴与无崖道人皆是一惊。
    陈枫心中微动,当即看向从静竹,微笑。
    “巧了,我们赶来的路上正好撞见了你夫君。”
    “我把他也带来了。”
    “什么!”
    听到陈枫的话,始终镇静的从静竹,脸上终是多了几分异色。
    她绝美的面庞瞬间浮起一抹激动。
    “他现在在哪?”
    陈枫翻手取出百鬼招魂金塔。
    金塔迎风暴涨,很快就化为十余米高。
    从静竹脚步有些浮,刚靠近几步,眼眶已经红透了。
    但,她却还是停下了。
    陈枫似是猜透她此时心里在想些什么,淡淡开口“我与郎康交手过程中,发现他仍有自我意识。”
    果不其然,在听到这话后,从静竹满脸不可思议地看了过来。
    “你……你说什么?”
    下一刻,从静竹的身形便消失在了原地。
    金塔第一层。
    宽阔无物的苍茫大地中,那一道身影格外显眼。
    那人背对着她,可光看身形,就令从静竹倏地落下泪来。
    “夫君……”话音未落,郎康霍然转身,浑身魔气四散。
    刹那间,墨发狂舞,双目赤红。
    几乎不管不顾,就要冲杀上前来。
    嗡!耳畔忽然响起一声轻吟。
    下一刻,郎康的身形就禁锢在了原地。
    无数道韵像是一道道锁链,将他牢牢锁在了半空中。